話說這位菲籍大姊瑪麗入住我家也已經一年半多了,她最主要的工作內容是我奶奶的看護。來我家之前,她就在台中和我爺爺奶奶住了一陣子(當時爺爺還沒過世),負責照料二老的生活及三餐。爺爺過世後,她隨奶奶在我家和各叔叔家之間各輪流住了一陣子,最後因為奶奶身體急速惡化無法行動了,於是在我家安頓下來。


瑪麗初來的時候,只會講幾句簡單的國、台語,其餘就只能用英文來溝通。這可苦了老媽,有事要溝通時只能比手劃腳還常常雞同鴨講,不然只能趁我在家時幫他們作翻譯。我那時曾問過瑪麗,來台也好幾年了,怎麼不學中文?那時她給我的答案是,因為之前在我爺爺奶奶家,整天對著二位老人家,也沒機會講什麼中文;而更之前的僱主都會講英文,所以她也不用學中文。不過呢,現在在我家也一年半多了,總有我爸媽、我和偶爾我弟,也不見她的中文學多了幾句,真是奇妙。我曾看某個節目,一些藝人談家裡的外籍幫傭,忘了不知誰說道,菲律賓籍的自視最高,就是不肯學不肯講中文,只願意用英文溝通。雖然我不知道我家這位大姊抱持的心態為何,但她不學中文卻是事實,也讓我娘之後愈來愈害怕聽她講話,因為根本聽不懂,而她又愛講。
 
她在我家,其實沒人把她當傭人看待,她唯一的工作就是我奶奶的貼身看護,三餐不需要她做外加二頓點心,房子也不用她打掃,難怪她自己都說最喜歡在我家。因為之前在其他地方,尤其是二叔家,什麼活都要她去做。所以這位大姊從此撂下一句話:如果以後還要再去二叔或其它地方,她就不幹了…她是很有個性及主見的,當初來台灣時並不是因為缺錢想賺錢,而是因為跟丈夫感情不好跟家裡鬧革命。其實我們有點怕怕,怕她突然又想回去了,就很傷腦筋。她很愛買東西,完全不像其他外傭只想存錢寄回家鄉。她總會去我家後面的市場買衣服,有時回來手上提二大袋,看的我們目瞪口呆。
 
雖然到現在我爸媽跟她在溝通上還是有很多問題,不過話說回來,還好有她來幫忙照料著奶奶,畢竟一個已經無法行動完全退化成小嬰兒,又有褥瘡在身的病人,不是那麼容易照料。至今,在我家也只有瑪麗敢將長棉花棒伸入我奶奶下背的褥瘡裡清她的傷口。光是這點,就讓我很敬畏呀~
創作者介紹

明天,貓都不變心

LA6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