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最常被人形容的表情是放空。她總是一付迷迷濛濛,仿彿活在另一個世界,身邊的一切與她沒什麼關聯也引不起她太大的情緒反應。
 
「啊,」她笑著說,「一定是因為天氣太冷了吧.。連眼睛都酸酸澀澀,睜不太開來了呢。」
 
她最喜歡做的事,就是一個人坐在咖啡店靠窗的角落,靜靜的看書,或對著窗外發呆。問她好不好,她總是用她那雙清澈的眼睛看著你,淺淺的微笑,告訴你她很好。
 
她的存在,很透明,很自由自在,從來不給大家帶來麻煩,也從不讓大家擔心。
 
直到那一天,接獲她自殺的消息,大家的反應除了驚愕還是驚愕,怎麼也無法把這樣一個澄澈的女子與死亡連想在一起。

「是情傷嗎?
「我就知道她過的不開心,你看她每天都恍神」
「唉喲,年紀輕輕怎麼這麼想不開啦」
「好可惜哦,一個美女就這樣消失了」
「她會不會有喀葯啊」
 
耳語到處流竄,像趕也趕不走的細小果蠅,貪婪的圍繞著食物的來源嗡嗡飛舞。她的殞落,像一顆投入湖心的石頭,泛起了陣陣的漣漪。有關她自殺原因的憶測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甚至連她被地下錢莊逼的走投無路,要脅迫她去賣淫這種說法都出來了。
 
真的很煩內,她邊飄著邊想。我只不過是要吹頭髮時忘了我還泡在浴缸裡,大家會不會太無聊了點。邊想邊飄的結果,一個不注意,她撞上一根電線桿,還好還好,她現在是魂魄,可以直直穿越電線桿而沒有什麼感覺了。

LA6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