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妳專注敲著鍵盤的側臉,若有所思的模樣和微微蹙起的眉頭,我忍不住伸出了手想把那片山陵輕輕撫成平原。如果我的陪伴能讓妳好過一些些,我願意時時刻刻守護著妳,不多問一句,在妳身旁安靜乖巧如貓,當妳落淚時,給妳一個溫暖的擁抱。

 

我知道,我都知道。有些事情,不用說多,了解妳的人,自然就會明白。而那些不懂的人,永遠還是不會懂。但,又如何呢?當初不過一句無心的玩笑,為何讓它埋在心中,成為深陷的藉口。我們都曉得... 沒有真正的火星人,地球人當膩了,才開始瘋狂的逃避這一切呀。於是,妳來自火星,我來自土星,他來自冥王星;就像小時候玩扮家家酒一樣。對了,我突然想起妳說過小時候最討厭洋娃娃,因為曾被那鬼魅般的它嚇過,從此再也不曾開口要過娃娃。

 

星期六的海芋開的滿山滿谷,還有櫻花。他們說,再不去,這星期可能就謝了。我應該帶一大把的海芋給妳的,讓妳滿滿的抱在懷裡,感受一下春天的氣息。不然,花季總是謝的特別快。人們邊抱怨著上山的路不好走,塞車塞到脾氣火爆,卻偏偏還是前仆後繼趕集似的往山上朝聖去。這是不是很像生活的縮影?好像很少人是真正知足快樂的,總是在當中抱怨著當下,一邊行一邊咒罵。要他們調頭返回算了,才開始噤聲,只嚅嚅的說道:都上來到一半了,再回去怎麼甘心。還有些人心存著怨念,不僅讓自己不開心,非得也弄到身邊的人都火大了,結果大家都沒看到美麗的花朵其實近在咫尺。

 

只是,再怎麼美的花,還是會枯萎的。恨意灌溉出來的花朵,也終將帶著恨意死去。妳說,不要跟那些人一樣。CJ 說過,丁丁看來很愛講話的樣子。我當時愣了好一下,回家之後,對著她笑了好久,因為終於有人發現她的慧黠,果然眼中閃爍的光芒是遮掩不住的。是不是?

 

妳捎來一個疲憊的眼神,那當中千言萬語。其實我也不懂,有些人看似呼風喚雨,可以輕易的把侵犯他們的人撂倒,卻連自己的事都處理不好還弄的一團混亂。妳的堅強妳的脆弱,有時候不講,也只是不想給任何人帶來麻煩。就是這樣的死性格啊妳。非得要到挺不住了才搞失蹤。該怎麼說呢,妳。

 

關於那些是是非非真真假假,累了的話就把心關上。很多真的都是假的,假的都是真的。英國伏特加飲料公司 WKD 做了一個調查指出,一個人一生中平均會講 8.8 萬次的謊言。至於飲料公司為何會做這種調查,我也不解... 英國人就愛搞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善意的與不是善意的,怎麼定義呢。人們選擇自己相信的相信,過多的負荷不了的,則在暗地裡發芽,或慢慢的衍生成帶著奇怪觸角的奇形怪狀物體,悄悄的在這城市裡爬行。

 

但是妳知道我愛妳。

 

呆呆。聽見了嗎?

 

LA6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