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3177-1.jpg  

 

我是瘋了還是太有勇氣。每個人都問我怎麼會選擇這個時候,一個人來到這冷清清的小島。反正我說來這兒跨年也完全沒說服力。其實我本來想去曼谷,但是前陣子的暴動讓我卻步,然後今天早晨從電視新聞上看到曼谷跨年發生大火,於是我慶幸自己來到這裡。

那麼說實話我是為了逃離一份殘缺不全又無能為力的愛情。不告而別是自私的,並且比起那些以愛為名的謊言與欺瞞並沒有高明到哪裡。然而此刻,我已能夠完完全全的體會及理解那種想讓自己消失的原因,竟是連最後的苛責都不忍給。

愛情是一種信仰,而我在你給的愛情裡膜拜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全心全意的依賴著,就像魚兒泅游於海洋。但有一天當海水都蒸發了,魚兒也隨之枯竭而死。我懂你呀,可不是?就像我們嬉鬧著的每一天,你的回應一定是:海水永遠不會蒸發完,何況南極正在溶化,所以我們的愛情也不會死。

而你知道我淘氣慣了,總愛給你出乎意料的驚喜,所以常喚我小皮蛋。但這是我最後一次的淘氣,你當我最後一次的淘氣吧,對於你那過與不及的愛。不再為你剪小指過長的指甲,不再讓你將我手放口袋,哄我入睡像個小孩兒,用你那過與不及的愛。

我趁著夜色疾行,穿梭過去的回憶間;我在海邊逆風前行,想試試能不能讓心起飛。不要再凝視我的眼,因為靈魂欲掙脫束縛;當你沒辦法完全擁有他時,你就放棄他吧,那隻金絲雀呢喃著。所以,請不要再追問我原因,因為安靜,是我最後的選擇。 

LA6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