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往台北的台汽上,窩在座位裡著的我,突然視線被一位上車的男孩給吸引住。不是因為他長的多俊俏,反正我的頭沒抬起來從沒看清他的臉,眼睛平視的位置其實是他側背包包上繫的一個小鑰匙圈。對,其實我是被這個小鑰匙圈給吸引了。

那是一個小魔術方塊,大約三公分立方。我先看見這個小魔術方塊,征了一會兒,才有了想抬頭看看這位主人的念頭。但是因為實在不想改變我舒服的姿式,於是就這麼蜷著讓視線定在這個小魔術方塊上。我突然想起我很喜歡魔術方塊,記得小時候有一個大的,可是我好像從沒成功的讓那些色塊相聚過,而且還動了想直接將貼紙撕下來重新排列,營造出 I made it 假象的蠢念頭。雖然如此,我還是很喜歡魔術方塊,甚至在童玩店看見時,也會買一個回家,沒事拿起來把玩一下。像這個男生包包上掛的這種小的,我也曾經想買過,後來忘了為什麼沒買。

然後我接著想到我也很喜歡風箏。長大後,我買過一個風箏,本來都忘了,因為以前的情人在一次見面吃飯時,將它帶給我。那是一個上面印著蠟筆小新的風箏。好笑的是,其實我並不會放風箏。可是我喜歡看風箏從人手中緩緩升起,然後一直一直飛到好高的天空中。我總是待同行的對方順利讓風箏起飛後,再把風箏線頭拿過來,拉著風箏跑,感受那種喜悅。左手拿著線纏繞的握抦,右手輕輕的握住風箏線,微微的扯著它,一頓一頓的,不讓它因為得意忘形而飛的太高太遠,讓它記得再往我靠近一點。

想想,我喜歡的東西,其實都不是我自己擅長的。我不會玩魔術方塊,我不會放風箏。但是藉著擁有它們,我彷彿擁有了一份安心。




LA6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