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托斯卡尼尼吃著有點過鹹的白酒蛤蠣扁麵。大片落地窗外被蕭瑟的東北季風勁撫下的棕櫚樹,任憑擺佈的踉踉蹌蹌;如同此刻翻滾的心情。該走抑或者留?原先找到新戰場的喜悅,在無預期的被挽留後,蒙上些許淡淡的愁緒和迷惘。 

撇開產業景氣不說,太陽能產業是我心中近乎神聖的一個產業。能夠把帶給萬物光明希望的太陽光轉換為能源,多麼符合環保愛地球的理念。它也是個很獨特的能源產業。跟同事的相處也很好。在這裡渡過ㄧ些很意氣風發的時候,也有ㄧ些很喜愛的人。 

此刻我已然僵住的腦袋,連分析利弊得失的力氣都沒有,遑論清明自己未來的夢想是什麼。 

這難道不能是ㄧ個想離開最好的理由? 

很久沒喝馬丁尼,舉起酒杯盯著上頭漂浮的幾片蘋果,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不斷的在流浪。很是奇怪的ㄧ件事,明明自己是個非常沒安全感的人,明明安定是我最最深處的渴望,卻非得強迫自己成為完全相反的人;明明很依賴卻怕成為別人的負擔,於是訓練自己不開口求人。這種矛盾的心情,偶爾會在空虛的時候跳出來對我冷嘲熱諷一番。 

不管是在生活上、感情上都是這樣的死個性。然而竟是第一次,對於自己可以掌握的工作,產生了如此不確定的迷惘…或者,有時候不是自己真正想做什麼。我真正想過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嗎?還是剛好的時勢推著自己義無反顧的往前走而已。 

如果我說期待睡一覺醒來,答案自己會來找我,好像有點不切實際的想法。無論做什麼樣的選擇,充其量不過是找些理由來說服自己,然後理直氣壯的宣告,與對錯全然無關。這個時候所有的邏輯理性都不知躲到哪兒了,那麼,憑感覺走好像也不是件壞事吧?!

 

 

創作者介紹

明天,貓都不變心

LA6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