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住在這個素有雨都之稱的城市,不知是否真的叛逆到骨子裡去了,從小到現在,始終不肯習慣雨天,或對雨天妥協。小時候痛恨下雨天,因為那意味著,我必須穿上會透水的雨衣及雨鞋,忍受著那股潮溼的橡樛臭味~ 整個心情也像被包覆在塑膠雨衣裡般的又溼又臭。 


住在洛杉磯的那三年,是我這輩子曝曬在陽光下最多的日子。雖也有氣候不佳的時候,但大半時間,總是有大把的陽光可以揮霍。我還記得曾經寄了一張現在想來挺機車的明信片給當時住在俄亥俄州的同學,明信片的畫面分成兩部份:左半邊是一個人愜意的躺在美麗的沙灘上作日光浴;右半邊卻是一個穿的像熊的人正奮力的鏟著家門口的雪。哈哈哈,這是我當時看到這張明信片的反應。同學對不起,可是真的很好笑~ 誰叫你選擇到冬天會下雪又寒冷的東岸哩。

現在想來,在洛杉磯時,所有美好的記憶都有著美麗的陽光為背景。當然Calibre 已不再是Calibre,在我離開後,他們搬家了,而且規模擴大好幾倍。但常常停留在我腦海的畫面,是我還在Calibre 時,從大門望出去的那一方陽光。拜美國人不愛加班所賜,每天準時離開工作崗位的我,總能在推開公司大門時,被灑上一身的金黃。有的時候是陰天,但也有冷冽的好空氣。

還有在 Burbank Mall 前面那條寬敞的道路,兩旁有很多的餐廳,有我們常去的Ross,還有好吃的Bagel 專賣店。人行道上的樹,在微風的吹撫下,以低調卻又忍不住雀躍的心情反射著耀眼的光線。Santa Monica 的遊樂園碼頭,即使陽光剌的人睜不開眼,那白花花的海浪、色彩繽紛的摩天輪及雲霄飛車,總是讓照片呈現一派歡樂的氣氛。

更多更多,其實只是日常生活中的街景畫面。沒有什麼特別,也許就是高高的棕櫚樹襯著藍天白雲,也許就是某個轉角,但總會在不經意的時候,從腦中閃過這樣的片段。其實在那裡的日子,並不真的每天都精彩更多時候是無聊及悶熱,可是人是否總是這樣?對於過往的記憶,會自動篩選,把好的留下來,不好的過濾掉。也不是真的遺忘,但隨著時間久了,也只剩下淡淡的心情。

回到台灣這三年,即便每年都有機會回去一趟LA,走尋相同的地點,然而曾經那樣的感受,卻大大不相同了。畢竟,我曾經是那裡的住客,而現在,只是個過客。

今天天氣晴,而我知道,那裡的景物依舊,浪花美麗如昔,心愛的朋友們過著一樣的生活,嘴角也就不經意的上揚了。




創作者介紹

明天,貓都不變心

LA6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