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懷疑我的腦部活動太過頻繁了些。昨天夜裡我做了好幾個夢,記憶最深刻的有三段,第一個夢裡,我養了好多東西在我屋子裡。有好多貓,不同個性的流浪貓,而我為了把牠們騙進籠子裡,著實費了好一番工夫。還有地上不知道那什麼東西在走來走去,是二隻超迷你的、身子近幾透明的小小生物,大概只有大姆指般大。一隻有米老鼠的頭,另一隻我忘了…牠們兩個在我屋裡的地板上旁若無人的逛大街!我的頭快爆了,心裡想著媽咪呀那是什麼鬼東西啊~
 
我醒了過來,覺得房裡怎麼這麼熱。風扇微弱的運轉著,一點都不涼。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想開口說我想裝冷氣,寧願把自己熱個半死。我還在想著,那兩隻到底是什麼呢?
 
起身看看四周,覺得一整個燥熱。趕快把屋子的的動物都安頓好之後,我決定出門吹吹風。大街上空盪盪,大家這個時候都在做什麼?我好像去了好幾個不同的地方,有好幾個陌生男子分別以不同方式來跟我搭訕要電話。可以不要來煩我嗎?我問了一個朋友到底在我房裡地板上走來走去的是什麼,他說,那是小雞呀!妳不知道嗎?剛孵出來的小雞就是這個樣子的。是哦。好妙的生物。而我的電話在其後不斷地響起。我只開了震動,電話一直震動,可是我懶的接。它還是一直震,好吵,我覺得頭皮好麻。
 
我被手機的震動聲吵醒了過來。還是熱呀!怎麼搞的。我張開眼瞪著我的包包,心裡想著到底剛手機有沒有震動。可是我一點都不想伸出手去把它拿出來看,一定是我在作夢而已。根本就沒有電話。翻了個身,我看了一眼在我旁邊睡的很熟的大大。你們這些貓呀,怎麼這麼無憂無慮,真好。那個夢太逼真了,到底電話有沒有響過啊?應該沒有吧?嗯,不可能會有。
 
我又睡著了,我夢到光元大哥在我家客廳。奇怪,他怎麼會來呢?可是我好像沒有問他耶。突然我聞到什麼東西燒焦的味道,跑到房裡一看,梳妝台上那個燈泡竟然破了!然後,它燒起來了!有小小的火苗,然後整個火焰都跑出來了。我用玻璃杯裝了一杯水,把水往上一潑,嗯,滅火原來很容易嘛。
 
房裡怎麼變這麼冷呀,我又醒了過來,而且冷到頭痛。這天氣真的很怪,怎麼一下熱一下冷的,我頭昏昏沉沉的,想著要不要請假算了。我翻了好幾個身,才又睡著。還好,沒再作夢了。
 
被我設定的手機鬧鐘吵醒,按掉之後,還是不想起床。我突然想起昨晚 Kay 問我的那句話:妳現在每天早上醒過來的第一個念頭是什麼。是什麼?哦…怎麼又天亮了。在床上發呆到八點半,又被另一個閙鐘拉回現實。

天,還是亮了。討厭的夢~

LA6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