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窗外陽光像 LOMO 的色澤,帶點復古的暈黃。看起來溫暖但不至於白晃晃的刺了眼。我讓輕快慵懶的 basanova 流洩充滿整個車廂,想到輕快和慵懶這兩個詞我笑了。多麼對比的兩個形容詞,但是又如此巧妙的形容出 basanova 給我的感覺,擺在一起一點都不衝突。想像一隻躡手躡腳的貓咪,警覺地左顧右盼後,以為沒人在注意自己,倏兒跳起芭蕾,追著翩翩飛舞的蝴蝶;忽地又靜止下來,拉長身體擺出優美的姿態,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然後若無其事的,走開。

 

噢。我很喜歡這樣的天氣,這樣的氛圍,一個人開車是件很舒服的事。

 

想著近幾個月發生一連串的事,時間過得太快,快到我沒辦法反應。

 

我談了一段新的感情。換了新工作。搬家。我養了十一年的貓死了一隻。新工作開始。好像每一件事的發生,我都還來不及消化,就被推簇向下一件事了,所有的事緊湊的接連在一起。Junior 突然走了,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難過沒幾天,就因為緊接著新工作的展開而忙碌到沒時間悲傷;雖然我現在還是不敢待在貓咪的房間太久,以免不小心浮現 Junior 活潑可愛的身影而淚滿眶。

 

新工作是我完全陌生的領域,要學習的東西很多,想來主管對我期許甚大,分派給我的客戶個個是超級龐大的合體怪獸,挑戰性一下子從二十分變成二百分。上班二週了,每天都覺得精神緊繃、身體疲累,踩著高跟的雙腿腫漲難受不已,但還好每天都有再更熟悉一點的感覺。

 

我想起當初男生跟我說他想結婚,問我要不要考慮跟他在一起,過沒多久一起上街看到婚紗店裡的人潮,他卻又說這些結婚的人真是勇敢。

喔,這是個警訊,妳得再留意看看了…我對自己說。 

 

這個週末要好好放自己二天假…

 

LA6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